棒喝时代:每代人都必须也只能面对自己的时代

棒喝时代:每代人都必须也只能面对自己的时代
作者:王 康(重庆) 来源:南风窗 (本文更全本先发于《凤凰周刊》2005年30期,刊发名为《大器晚成的一代》) 每一代人都必须、也只能面对自己的时代。无论厚古薄今还是现代迷狂,无论悲观主义还是乐观主义,都力图戡破时代的玄机。所有的凝思、所有的心跳都是与时代直接对视直接遭遇的结果。柏拉图身边的微风与孔子眼前的逝水并不只有形态的差异,它们唤起的是迥然不同的人生感受。尽管古希腊智者憧憬的是尚未来到而势所必至的理想之国,中国圣人怀念的是早已消殒的大同世界,但他们念兹在兹以至生死与之的,依旧是己身所属的时代。我们都是时代之子,时代是每个人终身的襁褓,日月星辰的升沉运行,春夏秋冬的周而复始,都可能在刹那间触发我们与生俱来最纯粹的惊叹、赞美、敬畏和感恩,但时代的清水浊流将迅即把我们淹没,时代是我们的宿命。 每一个时代都是独一无二的,每一代人都遵循着一种前定的旨意...
Copyright © 理处言语然自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 京ICP备07032740号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