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诚勿扰 第26节:不期而遇(1)

非诚勿扰 第26节:不期而遇(1)
不期而遇 这一段时间,昏天黑地似的征婚把秦奋搞得身心都很厌倦。周末陪母亲吃饭时,母亲又念叨起想回杭州的话。秦奋听了,灵机一动,想到不如去趟杭州换换心情。 秦奋的母亲是杭州人,50年代随他的父亲移居北京,父亲去世后,母亲思乡情切,总想晚年在故乡度过。如今,秦奋赚到了钱。他一直惦记着去杭州为母亲选购 一套房子,让母亲度过一个舒适幸福的晚年。他甚至也想日后随母亲一起搬到杭州去住,一来为照顾母亲,二来也是喜欢杭州这座城市。 秦奋想:现在去,正好是一举多得。为此他又在征婚的网页上选择了两个杭州姑娘,事先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。碰碰运气,说不定还能觅到一位杭州姑娘一见钟情呢。 首都机场的T3航站楼开通之后秦奋还没有去过,听朋友说特大,在里面还要坐火车才能去到登机口,所以他提前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机场。换登机牌的时候,秦奋要了一个靠窗的座位,看看时间富裕,先不去过安检,...

非诚勿扰 第27节:不期而遇(2)

非诚勿扰 第27节:不期而遇(2)
这真犹如风口浪尖,她除了愤怒以外,竟感到异常的软弱,几乎要垮掉了。她下意识地转了一圈,茫然地望着周围熟悉的环境,不知该怎么办。寻找出口吗?出口是有,像她的人生一样,并不是死路一条。问题是她怎样才能跨出走向出口的那一步…… "欢迎您乘坐国航的班机,请出示您的登机牌。" 秦奋走进机舱,迎面就碰上了梁笑笑。只见她笑容满面,化着彩妆,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,手里一下一下按着计数器。 秦奋认出她,向她打了个招呼:"这不是梁小姐吗?真是冤家路窄呀。" 梁笑笑看到他,没有任何反应,只报以职业性的笑容,说了一句:"请您往前走,不要挡住后面的客人。" 秦奋不知道是梁笑笑没有认出他,还是不想理他,被她这样一说,碰了一鼻子灰,把想套近乎的话又咽了回去,跟着前面的乘客沿走廊去寻找自己的座位。 商务舱里的客人差不多都到齐了,直到停止上客的前一刻,谢子言夫妇才踏入机舱。老谢见到在舱...

非诚勿扰 第42节:新人故地(6)

非诚勿扰 第42节:新人故地(6)
梁笑笑气哼哼地边走边说:"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?你这么大人了,怎么一点儿正形都没有啊?怪不得讨不到老婆,谁敢嫁你呀?" "你呀。" "别做梦了你!" 汽车驶入一个小镇,这是一座典型的日本北方小镇,太阳已经偏西,镇上很安详,行人稀少,偶有游客在街边的店铺闲逛,三三两两不时驻足拍照留念。 邬桑驾车在镇上拐来拐去寻找旅馆,梁笑笑靠在后排头枕着车窗闭目养神,秦奋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两侧的街景。 当邬桑停车问路的时候,街角处一家居酒屋的橱窗引起了他的瞩目,橱窗里挂着四幅日本歌舞伎的黑白照片,照片上的女子身着和服,手执印着梅花的雨伞,脸庞俊俏,眼神妩媚。 秦奋捅了一下邬桑,向车窗外的居酒屋努了努嘴,小声问:"那上面的日本字写的是什么?" 邬桑扫了一眼,告诉他:"四姐妹居酒屋。" 秦奋点了点头,两人互相瞅了一眼,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。 梁笑笑也睁开一条眼缝瞥向那家居酒屋...

非诚勿扰 第41节:新人故地(5)

非诚勿扰 第41节:新人故地(5)
秦奋仰望着山体,对邬桑说:"万一我们不幸遇难,你一定在这给我们立一碑,上面刻上中国人秦奋携女友长眠于此。" 梁笑笑问:"为什么只有你的名字没有我的呀?" 秦奋说:"死了你还争名逐利。" 梁笑笑说:"那怎么不写成梁笑笑及随行长眠于此呀?" "你以为是好事呢?我是为了立一个碑给游人当反面教材,以后导游一到这里就拿着大喇叭警告游客,不听话,擅自往山上跑的就是梁笑笑的下场。你愿意吗?你要愿意就写你。" 邬桑插话说:"你们先别争,真要是火山爆发了,你们跑不了我就跑得了啦?" 秦奋说:"你一个人当然跑得快了,我不行啊,我还得牵挂着她呢。" 梁笑笑笑起来:"我不用你管,真到那时候你没准还没我跑得快呢。" 秦奋严肃地说:"你看,这就是境界的不同了,我首先想到的是你的安危,你呢先想到的是自己拔腿就跑。跑得快怎么了?我还愿意比你跑得慢呢,你要是遇难了我跑出去也不想活了。...

非诚勿扰 第40节:新人故地(4)

非诚勿扰 第40节:新人故地(4)
邬桑说:"你的鼻子还真灵。梁小姐你不是来过北海道吗?去没去过硫黄山?" 梁笑笑心里咯噔一下。是的,她当然来过。她好像一下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天,她捂着鼻子,谢子言背着她走下荒芜的火山…… 她趴在老谢的背上,刚开始还嘻嘻哈哈,逗他玩儿,拽住老谢的头发,喊"驾!驾!"。但不久,她看到老谢的额上渗出了汗水,脚步也踉跄起来。她说:"你把 我放下来吧,我自己能走!"谢子言不放她,也不说话,双手抓住她的腿,勒得紧紧的。她不安起来,抚摸着老谢的头发,说:"你再不放,我可咬你了!"谢子言 说:"咬吧,咬也不放。"又说,"如果现在火山突然爆发,我们一起被埋在火山灰里,你就知道我对你的真心了。被后人挖出来,也是我对你爱的证明……" 梁笑笑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。因为在前一天晚上,她还为谢子言什么时候离婚、什么时候和自己永结连理大闹过一场。老谢当时没有说更多的话,但是事后她发...

非诚勿扰 第39节:新人故地(3)

非诚勿扰 第39节:新人故地(3)
从四面八方都有人转过头来,无数道凛冽凶狠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射向他们。邬桑吓得不敢再说笑,示意秦奋和梁笑笑像大家一样跪下。 三个人跪在人群的后排,邬桑作了个手势,示意秦奋表情要悲痛一些,秦奋马上换成一副沉痛的表情,跪在他一旁的梁笑笑偷偷看他,忍不住想笑,急忙低下头,使劲忍着。从后面看她的双肩有些微微颤动很像是哭泣,其实她是忍不住在笑。 前面的人开始磕头,梁笑笑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秦奋,秦奋也赶紧伏下身去磕了一个头……磕过头后,众人直起身来,双手合十,嘴里叽叽咕咕念叨什么。念叨一会儿,"啪、啪"拍两下手掌,拍完又念叨,念叨完又拍…… 这仨人也学着众人的样子叨叨咕咕、拍巴掌。梁笑笑叨咕的声音很小,不知在说什么。秦奋说的是:"尊敬的死者安息吧!请你保佑我和梁笑笑心想事成,终成眷属,白头到老。日本的神希望你很灵,保佑着我们成双成对回到北京……" 邬桑则咬牙切齿地诅咒...

非诚勿扰 第38节:新人故地(2)

非诚勿扰 第38节:新人故地(2)
梁笑笑扭回头望向车窗外,看见山林中露出一座白墙黑瓦的寺院,山门上写着三个苍劲的大字:"西来寺"。 汽车倒了回去,驶入寺院前的停车场。 寺院的山门紧闭,邬桑找到侧门,敲了敲,里面出来一位年长的僧人,两人用日语交谈了几句,邬桑连连鞠躬,走回来对秦奋说:"今天寺院不对外开放,你拜不成了。" 秦奋不死心,说:"你跟他们好好说说,我们是从中国来的,就想今天拜。" 邬桑怀疑地打量着他,说:"我记得你不是什么都不信吗,你是一坏人呀,怎么这么执著了?" "我现在有信仰了,老天爷发我这么漂亮一媳妇,我一定得烧烧香。" 梁笑笑说:"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嫁你呢,再说这又是日本的佛,也管不了你的事呀。" 秦奋马上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,制止梁笑笑,态度严肃地说:"可不敢胡说,佛是不分国家的。北海道是我的福地,你见佛就拜肯定吃不了亏。" 邬桑说:"行,冲着你捡了梁小姐这么大一便宜我再...

非诚勿扰 第37节:新人故地(1)

非诚勿扰 第37节:新人故地(1)
新人故地 在钏路机场迎接秦奋和梁笑笑的是一位皮肤黝黑戴着棒球帽的男人,他是秦奋多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,秦奋称呼他"邬桑"。邬桑是上海人里少有的那种很幽默豪爽的人,移民日本已经十几年了,娶了日本老婆,有两个孩子。 秦奋和梁笑笑走出机场,在接机的人丛中寻找。看见邬桑手举着他的名字,不敢相信地打量着对方。两人几乎同时豁然认出。互相猛烈拥抱,把梁笑笑晾在了一边。 邬桑拍着秦奋的背说:"快二十年没见了,我还怕认不出你来了,还写了张纸举着,没想到你还是那凑性。" 秦奋笑着说:"你就是眼神比日本人贼点儿,乍一看还真以为是日本鬼子呢。"从邬桑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他向梁笑笑介绍说:"这是邬桑,我出国前天天混在一起的哥儿们,这次他陪咱们视察北海道。" 梁笑笑伸出手,说:"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。" 邬桑马上收敛,一本正经地用日本人的方式向梁笑笑鞠躬,说:"梁小姐,很荣幸能为你...

非诚勿扰 第36节:熊市论婚(3)

非诚勿扰 第36节:熊市论婚(3)
梁笑笑放下眼帘,问:"没影响你约会吧?" 秦奋说:"人家看不上我,说我是支跌破发行价的股票。" "什么意思?我不懂这些行话。" "垃圾股你听得懂吧?" 梁笑笑一副怜悯的表情说:"真可怜,这么大岁数了出来征婚还老让人家伤自尊心。" "你别猫哭耗子了,说吧,又找我什么事?" 梁笑笑望着他,郑重道:"我想正式当你的女朋友。" 秦奋一脸狐疑,问:"哪种女朋友啊?" "可以结婚的那种。" 秦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"为什么呀?你也怀上了?" 梁笑笑不悦地说:"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,我有一个条件。" "什么条件?" "我跟你谈恋爱,甚至结婚,所有妻子该尽的责任我都可以做到。但你要允许我心里有别人。你先别急,听我把话说完,我不会有任何实际的行动,只是会在心里给他保留一个位置,有时我会走神,会想念他,但仅仅是想念,绝不会和他有任何联系。你能接受吗?" 秦奋思考着:"人在...

非诚勿扰 第35节:熊市论婚(2)

非诚勿扰 第35节:熊市论婚(2)
可惜的是,大多数美女不亲身经历这样的世态炎凉,你怎么说,她也听不进去的。 这样的女人,该算什么股呢?秦奋想到这些,连自己也感觉挺残忍,作为男人,确实觉着挺孙子的,真不好意思。所以他转了话题问道:"那你看我应该算一支业绩怎么样的股票呢?" 小资端详着他说:"从年龄上、相貌上来说,你应该属于跌破发行价的那种。" 秦奋点头表示同意,又问:"要是没人看得上,就有被摘牌的危险了是吧?" "也不见得,一般没有经验的人都喜欢追高,可是追高的风险太大了,很容易把自己套进去。有经验的就低价抄底,像你这种市赢率低的就无人问津,一般人不碰,所以安全性比较好。" 秦奋试探道:"那像我这种低价抄底收进来的,你是准备长期持有啊,还是短线玩玩?" 小资一下子笑弯了眉:"短线玩玩?你有那爆发力吗?只能长线拿着有当没有了。" 秦奋也笑了:"要是你拿了好长一段时间,一直没有坚挺的表现呢...
Copyright © 理处言语然自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 京ICP备07032740号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