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一只快乐的鲜肉月饼的自白

2015年09月29日 奇闻轶事 一只快乐的鲜肉月饼的自白已关闭评论 阅读 21 次
一只快乐的鲜肉月饼的自白

我是一只鲜肉月饼。

月饼,对于更多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吃。拥有家人的爱,才让我们不管在外面经历多少风吹雨打,都不会崩盘。月亮升起来了,愿月光播洒到的每一个人吃月饼的人身上,中秋快乐!

 

我出生在一家政府机关的食堂。我和我的兄弟们刚出炉的时候,身上还不断散发着袅袅蒸汽和丝丝“体味”(你们将其称之为“香味”)。打饭的阿姨们麻利地把我们堆齐、码好、装盘,放到窗口待售。恩?你说为神马不包装一下?因为咱是鲜肉月饼,靠“内涵”吃饭,不靠颜值。

这不,才过了一会儿,“闻香而动”的公务员们就排起了长队,虽然他们长得都挺斯文,而且彬彬有礼,一边等候一边淡定的低声交谈,但他们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他们,在看向我们的目光中,热切和渴望暴露无遗。我用力挺了挺胸,让自己看起来更“饱满”,争取能被早点买走。

在等待的时候,听阿姨们闲聊,我的前辈、前前辈、前前前辈们可没有现在这么风光,那时的中秋节,机关的公务员们拎回家的都是打扮得“花枝招展”的我的“饼友”,有单位发的、也有别人送的,吃也不吃完,来食堂买我们鲜肉月饼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,而且基本还都是买给喜欢怀旧的父母吃的,食堂的鲜肉月饼甚至还因此停供了好几年。

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,原来乏人问津的我们,重新进入了公务员们的视野,这两年渐渐又恢复了往日“恩宠加身”的光景。“哟,小鲜肉,你也来买月饼啦,是不是送给丈母娘的呀”,我以为是在叫我,顿时从阿姨们的聊天中回过神来,结果发现站在我面前的一位年轻人满脸面红耳赤,把我和若干兄弟买下后快步逃离食堂,身后响起一片善意的笑声。

那个被叫做“小鲜肉”的人,是不是他的肉也很鲜很香呢,我正在胡思乱想,突然感到被装进一个透明的塑料袋,然后就被带到一个看起来很大的商场里。里面的东西好多,层层叠叠、排列整齐,我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。这时,我注意到面前的几排货架上摆满了我的“饼友”们,他们躺在铁盒、纸盒,或者塑料包装里,神态安详地等待着有缘人。我偷偷瞄了一眼“饼友”们的标价,以两三百块钱居多,食堂阿姨们提到的那些按平方米计算、价格比豪华别墅还高的 “天价饼友”一个也没看到。

买我的年轻公务员(现在应该叫主人啦),买完过节吃的饮料和糕点后就回了家。没多久,主人的老婆也回来了,看到桌上的我们,便和主人展开如下对话:

老婆:老公,这月饼是你们单位发的吗?

主人:不是,自己买的。

老婆:那发了啥过节礼品?

主人:啥也没发!

老婆:今年不是说,不发月饼的领导不是好领导吗?

主人:反正好几年都不发了,我们也理解领导,就有那种爱举报的,发了月饼还要担惊受怕。

老婆:你们单位就没任何表示吗?

主人:嗯……发了个表。

老婆:什么牌子?

主人:值班表。

老婆:……算了,用你们的话说也是“新常态”了,计较这一星半点的福利还不够费劲的。我们企业今年效益不错,老板给我们每人发了奖金,还有三张月饼票,是美心的哎,我网上查过了,一张值400多块呢。两张月饼票送爸妈,咱们吃你买的鲜肉月饼,剩下一张你去卖了吧。

主人:我堂堂国家公务员,怎么能当跑腿小弟?

老婆:你去还是不去?(拧主人耳朵)

主人:去去去,马上去,就当为人民服务!

老婆:平时赚的没我多,中秋节连块月饼也没有,让你跑腿是给你机会发挥点作用,还在这里跟我摆谱,哼!

第二天,主人苦着脸回来了,他说问了好几个黄牛,都表示现在中秋生意难做,团购月饼的数量越来越少,再加上商家现场促销的力度也很大,他们手里的月饼票除了杏花楼、新雅这样的传统老牌子市场尚可外,其他的都很难卖出去,像美心这样的香港品牌月饼票,收进来就要做好“砸”在手里的准备。

黄牛们也很郁闷,价格越高的月饼券最容易“砸”,一两百块钱的最好卖,有些四五百块钱的月饼券收进来后卖不出去,三折就出了。以前同行之间“专业互黑”,现在就算“抱团取暖”也仍旧感到遍体生寒。如果明年行情还是如此,他们也要放弃黄牛这个曾经“很有前途”的职业了。主人的月饼券,就呵呵哒了。

听到这里,我很开心,“看上去很美、吃进去撇嘴”的高档月饼越少,人们就越爱我和我的“饼友”们了。当然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转变观念需要时间,或许适应了就好了,一切总归会理顺的。

然而,月饼,对于更多人来说,最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吃。拥有家人的爱,才让我们不管在外面经历多少风吹雨打,都不会崩盘。

月亮升起来了,好大好圆好亮,愿月光播洒到的每一个人吃月饼的人身上,中秋快乐!

评论已关闭!

Copyright © 理处言语然自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 京ICP备07032740号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