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小说-打眼-古玩市场里的“跟屁虫儿”

2009年01月12日 手机小说 小说-打眼-古玩市场里的“跟屁虫儿”已关闭评论 阅读 183 次
摘要:

古玩市场上的“跟屁虫”设局行骗,固然可恶。但那不裂缝的鸡蛋它也下不了蛆不是?如果是在农贸市场里,有人在屁股后面追着您,非要推销五斤咸带鱼,你肯定不要!为什么?吃过见过呗。然而古玩可不是您日常生活中能常见到的,更不是所有人都“嚼”得动的。

  这种事儿我遇见多了,每回都是先谨慎地环顾一下四周,然后趴在那个看上去已经有点儿兴奋的跟踪者的耳朵边儿上,以比对方还要严肃之神情、还要低沉之语调小声地、极其亲切地说一句:“——去你妈的!”

  此招术特别奏效,那“跟屁虫儿”保准是一溜烟儿就跑了,连头都不敢回。但市面上有几个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?大部分的人是被追得没着没落儿,气急冒火,坏了寻珍觅宝的兴头。这都算是聪明,有那耳朵根子软的,一听说人家手里有“宝贝”,心里就痒痒了:他的东西肯定是来路不正,所以才鬼鬼祟祟的怕见光呀,一准儿不敢多要钱。得!我今儿个算是“逮”着了,跟着去吧。

  去——?去了您可就算是把倒霉给招上啦!

  头些年我买过一辆面包车,那破车老出毛病,有朋友就给我介绍了一位修车师傅——老张。公平地说,老张这人挺实在,给我修车都是利用节假日的时间,而且是一分钱也不收。但修完了车我得请他吃饭,吃饭的时候他总要再叫上仨俩“狐朋狗友”,这哥儿几个都是属于“牙好胃口就好,吃嘛嘛香,喝嘛嘛没够”的主儿。回来一算计,花的钱不比在修车厂便宜,还欠了大把的人情,这算哪儿跟哪儿呀?

  欠了人家的情就得还!老张也不客气,说:“我如今是受了你的影响,开始喜欢古玩啦,我拜您为师如何?”我说:“古玩道儿上的学问我自己还没整明白呢,怎敢为人师表?您有啥事儿随时招呼我,甭客气。”就这么着想把他给打发了,可老张还不干,非拿我当师父不可,本以为他不过是说说而已,不成想老张是真“喜欢”上古玩了,我一不留神,他就给自己捅了个大娄子!

  有一天,老张找到我说:“老弟,看来这修车的工作该和我道拜拜啦!”

  “您改行了?”我问。

  老张踌躇满志地说:“我如今也是收藏家啦,跟你学的。”

  我急了,说:“嗨——嗨!您可别这么讲,我都不敢说自己是收藏家,您什么时候成‘家’啦?说说您都收着什么了?化油器还是车轱辘?”

  “都告诉你我不想干修车这行儿了,还拿这档子事儿损我?”然后他又神经兮兮地说:“我憋着宝啦!”

  “什么宝呀?”我不经意地问。

  “一只明代万历年间的五彩大罐子!”老张兴奋地说。

  万历五彩?就凭他老张这副德行样儿,这么容易就淘换到了?打死我也不信呀!玩儿瓷器的都知道,这明代的瓷器到了“隆(隆庆)万(万历)”时期,虽不如“永(永乐)宣(宣德)”那么珍贵,但也是“制作日巧,无物不有”。据说明万历年间,还凑合着用江西浮梁县的“麻仓白土”制瓷,再往后就基本没有了,那会每百斤“麻仓白土”就合银价九分,算起来挺老贵的了。而所谓“万历五彩”又是“景器”(特指景德镇烧瓷)中“官古瓷”(即御窑场专制)中的上上品。民国初年,在古玩市场上还不难见到万历五彩,可时价就已经四五千块现大洋了,比同时期的青花瓷贵得多。其工艺是在烧好的白瓷上先高温烧出青花,再施以红、黄、绿、紫等釉上彩,制作复杂,煞是美艳。故有史料记曰:“万历五彩其能力最大,纵横变化,层出而未有穷者也……”

  想到此我便调侃着问老张:“哦?您家祖上是开古玩铺的,给你分了遗产?”

  “非也!”

  “香港徐展堂之流的大收藏家跟你有旧交,送给您的?”

  “非也!”

  “那就是半夜摸黑儿起来,在旧货市场里捡着漏儿啦?”

  “非也……”

 “这么会儿的工夫,您都‘非’好几回了,还能‘飞’到哪儿去呀?”

  老张嘿嘿一乐,狡诈地眨了眨眼睛,道出了他的那只“万历五彩大罐”的来历。

  在逛古玩市场的时候,老张被“跟屁虫儿”给盯上了,不到一个回合,就让人家给忽悠晕啦。老张就随着那个人出了古玩市场,拐弯抹角地来到一家叫不上名的小旅馆。在半地下的一间客房里,还有三两个灰头土脸,跟幽灵似的人在那正等着他,那屋子里昏昏暗暗,一股子臭脚丫子味儿,呛得老张直捂鼻子。

  老张就骂:“这儿怎么跟他妈公共厕所是一个味儿?能有什么好东西给我看?!”

  那几个人低声说:“大哥呀,您可别嚷嚷,我们是盗墓的,不是没钱住好地方,是怕出事儿!”

  “我不怕事儿,快拿出来让我瞧瞧!”

  这哥儿几个就从床底下拉出来一只大纸箱子,里边放着个至少用了两卷手纸一道一道缠得严严实实的物件儿,费了老大的工夫才打开。老张一看,哟——果真是一只人物画篇儿的五彩大罐,上边绘的是“海水龙纹”。除此之外,还有两把铜镜。

  卖主儿说了,他们是在南方烧砖取土时挖出了个明代古墓,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已经被别人拿走了,就剩下这点玩意儿。哥几个越想越怕,寻思着赶紧出手得了,卖点儿是点儿。

  老张问:“卖多少钱?”

  卖主说:“这罐子在外边至少卖十几万,卖好了值个几十万也说不准。谁让我们几个是有案在身呢?这罐子一万元归您了,俩铜镜要四千,总共是一万四!您发财去吧……”

  老张说:“我没带着这么多的钱呀。”

  那人说:“我们跟着您去取吧,不是不相信你,出了门儿您把我们给举报了,到时候咱可连哭都找不着调儿。”

  老张就完全相信了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:您瞧这事儿,跟电影儿里演的一样,我怎么就如此幸运呢?居然在这个电影里当了回“主角”。人要想发财,拦都拦不住!这个五彩罐子能卖多少钱?如果真的能卖到几十万,那好!我回到工厂的头一件事儿,就是一边打辞职报告,一边给车间主任俩嘴巴,谁让他平时吃饱了撑的,总盯着我的短儿不撒手呢……然后,再给医务室的周姑娘买串儿珍珠项链,隐约的——那周姑娘对我好像有点儿意思……

  “大哥,您到底要还是不要呀?”

  老张被卖主的问话给唤醒了,才发觉自己刚才想多了,有点失态,就忙说:“要,当然要啦!”于是,就带着那几个“幽灵”出去取钱——成交!

  听了老张的故事,我大惊失色道:“坏啦,您可是上了跟屁虫儿的当了!”

  老张却笑着说:“别来这套好不好?就知道瞧见我发财您该眼馋了,咱俩是不是朋友?”

  我说:“正因为咱们是朋友,我才替您捏把汗。走!看了东西再说。”

  来到了老张家,还真不含糊。老张居然为这只破罐子做了个展柜,还装上了两盏射灯。两束冷光打下来,别说,还真有一眼。老张讲,街坊四邻们走马灯似的前来观瞧,都快羡慕死他了,咱怕招贼,还给家里新安了防盗门。

  这真让我哭笑不得,我跺着脚说:“老兄呀,这东西也实在是太假了,您从来就没真正见过所谓‘万历五彩’是什么样儿,你的胆儿也忒大啦!”

  老张认真地说:“我和书上对照过了,有一模一样的东西!”

  “呸——我什么时候教过您照着书本上的图片,就可以出去买古玩啦?唉哟我的活祖宗哎,你实在是不可教也!可千万别到外边说我是你师傅啊!我得顾全——这个!”急得我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小嘴巴儿。

  老张就慌了,道:“别吓唬我,我可指着这个宝贝换钱送我儿子去英国呢。”

  我说:“歇菜吧您呐,别说去英国,把这个破玩意儿卖了,连去趟天津的钱都不够。”

  老张又问:“那两个铜镜呢?总不会也假了吧,那上边可满是绿锈,抠都抠不下来。”

  我说:“赶紧给扔到凉台上去,放在屋子里都埋汰。不定是在哪个村儿茅房的尿臊窝子里给沁出来的,你还当宝贝似的,敢把它们往大衣柜里放,也不怕招来大尾巴蛆?”

  老张抓着自己的头发,呼天抢地大哭起来:“一万四哟,干什么花不成呀?打麻将——打‘幺二四张儿’的,得能和多少圈儿呀……”

  咳!他张师傅还好这口儿呢?看来是揣着赌博的心奔着古玩去了。我特想告诉他,其实人的一生就那么点儿时间和精气神儿,沉湎于一种游戏,恐怕就得舍一门爱好,没人能面面俱到。您要是把玩儿牌的心都放在对文玩的研习上,哪儿用得着拜我为师呀?

  唉!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……

  %%%本回提示:

  古玩市场上的“跟屁虫”设局行骗,固然可恶。但那不裂缝的鸡蛋它也下不了蛆不是?如果是在农贸市场里,有人在屁股后面追着您,非要推销五斤咸带鱼,你肯定不要!为什么?吃过见过呗。然而古玩可不是您日常生活中能常见到的,更不是所有人都“嚼”得动的。

  倒腾古玩的跟屁虫儿,趴在您耳朵边上操着南腔北调的一通说煽,您要是不提着点神,要是让人家把心给说动了,那可就离上当不远了。

  您不必跟我似的,非骂人家一句。您不妨这样说:“哦?古玩——好东西呀!可我没钱,要不您先借我点儿?”

评论已关闭!

Copyright © 理处言语然自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 京ICP备07032740号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